新闻网 / 建大新闻

建大新闻

2018·建行记之“走尽建筑”【拾伍】:烟雨姑苏

部门:建筑学院 供稿:代云 审核:王秉楠 发布时间:2018-02-27
阅读次数: 【字号:

【前言】

 

  一座城市独有的印记,莫过于它身前身后的建筑;

  在春夏秋冬的不倦更替中,

  亦或是消失与诞生的角逐里,

  是否总有些人、有些故事静静地在那里等着你?

  走尽建筑,只因遇见你……

 

  为教育引导学生重视实践、推崇创新、面向应用,突出建筑类学科专业特色,充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建筑学院开展2018年建行记之“走尽建筑”学生社会实践活动。此次实践教育,建筑学院2017级本科生参加,由辅导员代云指导。学生运用专业特长,鉴赏建筑之美、探寻建筑奥秘、学习建筑技艺,在领略建筑魅力的同时记录所见、所闻、所思,在游历建筑的旅途中观赏设计、探寻技艺、感受文化。本次建行记,旨在发扬学生智慧和力量,传承“弘扬建筑文化”的优良传统,坚持“学以致用”理念,注重建筑特色和内涵挖掘,秉承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式发展之路”引领学风建设,是立足新时代、贯彻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及推进学校第一次党代会精神落地生根的有效举措。萋萋寒日,并未挡住莘莘学子追求建筑梦想的脚步;温馨春节,阖家团圆、共话成长的幸福时刻,讲述着建筑的故事……让我们跟随笔墨和文字的思绪,探寻“行思之旅”,共餮建筑文化长河中的无穷魅力。

 

烟雨姑苏

(作者: 建筑学院,建173班,李佳祺)

  作为从小生在北方长在北方但一心向往所谓的“小资小调”但未果的女孩子,我一直对于苏州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向往。它就好像是一个低调婉约的一个闺中女子,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清单而又不失风采,总想让你去深究其中的韵味,那种淡淡的却又温婉绵长的犹如苏州的颜色——白墙黛瓦。

  这一次去苏州的旅行仓促而且寒冷。短短几天的旅行,沿途安排了南京苏州和上海,又恰逢几年不遇的遍布中国的寒流。一下高铁的我们就满面迎来了细雨绵绵冬日里的苏州。

  整个城市好似都被细密的薄雾笼罩着,细碎的雨也绵绵密密的打在身上。这好似上天特意为我们安排的一场旅行,没有艳阳高照,也没有晴空万里,就恰恰是这种细雨绵绵薄雾微笼着这座姑苏城,完完全全的一副水墨画般的苏州城。我一直认为,建筑从未单单是一个孤体,唯它一个,傲然于一方。它一定是有着植物相伴的,可能是一花一草,也可能是一树一木,更可能是各式各样的植物,但除此之外,更多的是一个建筑群,是一组组建筑群而组成的一个城市。一个建筑永远不能单单从其本身而品味,而是要将它放入一座城,一个环境方能体会一种意境,独属于这个城市的意境,一种即使外面模仿的再相似也模仿不来的意境。

 

(细雨烟笼中的虎丘)

 

  虎丘作为苏州的一个必去景点这还要拜我们熟知的那位东坡居士——苏轼所赐,他的一句“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也”让很多人争先恐后的将其列为苏州的必游景点之一。其实,虎丘名丘就是一座小山,海拔不高,位于苏州的市区之外。之所以称其为虎丘,也是因为其形似一头蹲坐的老虎而命名。当时,我们尤其的幸运,虽说天气寒冷潮湿,当日天空中还下着连绵的小雨,虽说冷是真真的冷,从北京穿去的衣服一件没脱仍是被冻到不行。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细雨使得当日的游客也着实的少了很多,也真正的让我感受到了古代的文人墨客遍游山水于此的那种闲庭信步、悠哉游哉的趣味。

 

 

  相传的吴王阖闾的墓穴入口的虎丘剑池,据传说这个水底沉着春秋末期吴王阖闾的许多宝剑的剑池并非恬然之物而是人工斧凿而成,下面还埋葬了吴王阖闾的尸体和无数宝藏。而剑池的崖壁上的字分别相传有着宋代四大书法家之一米芾、王羲之和颜真卿之子的题字,但当时的我由于雨天路滑和陡峭狭窄的道路匆匆而过。

 

 

  位于虎丘山上的虎丘塔是古老苏州的一个制高点也是一种象征,可以想象在那个没有高楼大厦的时代,苏州坐落于一个温雨水乡,白墙黛瓦的苏州城在夕阳西下之时,远远位于苏州城西北的虎丘塔一个温暖昏黄中的剪影,是多少苏州人家乡难忘的一景又是多少向往于此的游人心中的苏州城。

 

(虎丘一景)

 

  到了苏州又怎能忽略它的园林,苏州,闻名于世界便是它的园林艺术,从某种方面来讲,它就代表着一种中国的建筑艺术。作为一种隐逸文化的代表,它的每一景每一处都是一种生活方式,我想这也就一种所谓的“诗意地栖居”。

 

 

 

  苏州园林中的亭台楼阁,曲曲折折,对于当时对建筑懵懵懂懂的我来说,专业的品论实在是难以得出。但是苏州园林中最难以让人忽略的就是那种没有一步路是按直线来行走,每一步每一折,或柔缓或直接,左右两旁永远不缺精心却又看似无意的植物布局。这种看似随意的自然之趣往往设计师心中自有丘壑,若是真正的堆砌哪来这般的自然之趣?

  更令人叹服的应当是那种,虽然身处于整个苏州城的中心,深处于城市却好似身在山间。但也恰恰是这种“大隐隐于市”的玩乐与山水之间造就了整个苏州城截然不同与其它城市的一种意蕴。

 

 

 

  苏州园林里还有一点颇有意趣,在不少的园林之中,往往有着一处院子,一个屋子,其间陈列的不是刻画精细的家具或是制作精良的器皿,而是一盆盆的盆栽。盆栽此物,有假石有假山,细节之处无一不刻画得精细,植物更是修剪的颇有意趣。但是,在一处有着实景实物的园林之中为何要追求这种细化的微观之物?我想我从园林之中找到了答案。除了细微之处精工的雕刻,院中拐角的一颗盛放之树,精雕的木窗外一抹盛放的腊梅,在意趣横生的建筑拐角的一只独自盛放的花,屋檐下一支沾满了露水的枝头,一帧帧景色也塑造了苏州园林一种片段美,这在我看来也是苏州园林意趣中独有的一部分。

  苏州之行仓促而懵懂,但是我想,正是这种懵懂但是全凭自己一种体悟而非单单一种专业的冷静分析,才让我对这个城市有着更加深切的体悟和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