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 媒体视角

媒体视角

土关村新气象

来源:中国建设报 供稿:龚后雨 审核:高蕾 发布时间:2018-10-23
阅读次数: 【字号:

  

  本报记者 龚后雨

  9月的青藏高原阳光依然强烈,一场太阳雨过后,空气更加清新,天空也更加深邃明净。走在青海省西宁市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以下简称“大通县”)景阳镇土关村的乡间小路上,秋风拂面,心旷神怡。

  土关村位于大通县西南部,距西宁市只有25公里,距大通县城15公里,平均海拔2300~2900米,属半浅山半脑山地区,典型的高原半干旱半大陆性气候。全村共181户、697人,村民以土族、汉族为主。

  土关村村主任童知全介绍说,由于常常干旱少雨,土地贫瘠,加之缺少产业支撑,土关村目前仍为贫困村,还有7户贫困户,预计2018年年底脱贫。

  2018年年初,为了加强对定点扶贫县的帮扶支持力度,住房城乡建设部党组决定在定点扶贫的4个贫困县各选一个有代表性的村庄开展美好环境与和谐社会共同缔造示范活动,土关村成为示范村之一。

  “共谋、共建、共管、共评、共享是共同缔造的核心。”北京建筑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院长丁奇介绍说。

 

  宣传队和播种机

  共同缔造的主角是村民,只有他们转变思想,打破村民传统“等、靠、要”的思维定式,提高村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才能激活村庄发展内生动力。

  “要想改变村民多年形成的固有思想,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必须讲究方法策略。”丁奇说。

  北京建筑大学受命担纲大通县土关村的共同缔造工作后,迅速成立了由丁奇挂帅,涵盖规划、市政、建筑、景观等多专业骨干设计力量的工作组,全面投入工作。

  工作组要成为共同缔造工作理念的“宣传队和播种机”,先要取得村民的信任,成为村民的贴心人,对此,驻村规划师师仲霖深有感触。一开始,土关村民普遍持观望态度,工作组通过开会和入户调查,问村民有什么需求、村庄有什么问题,村民都未置可否,参与积极性不高。在村民眼中,这些从首都北京来的教授和专家,高不可攀,可望不可及。

  工作组成员吃住在村里,与村民逐渐打成一片。通过组织村民举办“手工艺赛宝大会”、“村民歌舞联谊会”等,工作组跟村民的关系更融洽了,村民有事也愿意说给工作组队员,态度有了初步的转变。

  工作组进行了大量细致的组织发动工作。先后召开了近10次村民培训会、70余次不同层次的座谈会,既讲国家扶贫脱贫、美丽乡村建设的大道理,也讲土关村产业发展、环境治理的小问题,村民们心中的疑虑逐渐消散了,愿意与工作组交心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工作组和村两委还组织村民代表实地参观一些优秀村庄,播放反映当前村庄建设的优秀电影《十八洞村》等,坚定了村民脱贫致富的信心。

  2018年1月,工作组组织50名村民代表到北京建筑大学参加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培训班,学习培训传统技艺同时学习共同缔造的思想方法,村民代表开拓了眼界,思路转变效果显著,回到村里成为共同缔造的重要“种子”。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经过两个多月的组织发动,宣传讲解,土关村村民共同建设管理的热情日渐高涨,在村两委和村民各类理事会的带领下,村民常常开会到深夜,讨论村庄建设问题,大家踊跃发言,举手表决。

  村主任童知全说:“丁教授,你们团队不用来的那么勤了,有驻村规划师和县里住房城乡建设局的同志盯着技术问题,其他的我们可以自己决策、自己来干了。”

  大通县副县长王虹航介绍说,目前,土关村共同缔造团队形成了四方共谋的体制机制。即全体村民、各级政府、规划设计团队、社会力量四方参与。全体村民为主体,行使参与权、建议权、决策权;各级政府统筹领导参与方,协调社会各方力量;规划团队进行前期调研,共谋规划设计方案,梳理建立共同缔造各项机制;社会力量提供设备、技术及资金支持。

 

  纵向到底和横向到边

  “纵向到底和横向到边的组织机制是乡村共同缔造规划发展新模式的重要基石,共同缔造是乡村社会关系重建、社会协同共治的新思路。”丁奇对记者说。

  所谓纵向到底,就是将党的领导从县委到镇党委到村党支部到每位党员贯彻到底,将政府服务从县政府到镇政府到村委会到村庄组织到每一位村民,下沉到底。

  “以前我们一年到头都难得见到乡长,现在隔三差五总有领导来村子里,有的还到我家里嘘寒问暖,帮我解决了住房等老大难问题。”土关村同心巷48号贫困户李维庆说。

  所谓横向到边,就是建立全体村民都参与的横向“1+4N”机制,将每一位村民都纳入到共同缔造的机制中来。

  目前,土关村以村党支部为核心,村委会为支撑,建立了“三社、三会、六小组”多类村民组织,“三社”即河湟传统建筑施工合作社、土豆种植合作社、中草药种植合作社。“三会”即村庄环境整理理事会、村庄绿化理事会、村庄事务监管委员会。“六小组”即由村民大会以公平、公开、透明、群众举手表决的方式,推选出来的项目实施领导小组、项目管理监督小组、财务管理监督小组、环境卫生整治评比小组、保洁小组和绿化小组。

  “我们将全体村民大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小到七八岁的孩子按照各自需求和喜好纳入到相应组织中,做到每一个村民都参与。”土关村党支部书记李永延介绍说。

  “一根红线穿到底,全体村民都参与,党员带头人心齐,村庄能人扛大旗。”这是土关村在共同缔造建设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秘诀”。

  

  碎石块和小篱笆

  沿着土关村健康巷一直向里走,道路虽然不是很宽阔,但周边环境十分整洁,行走之间,记者看到道路两边用大小不一的碎石块堆砌成的半人高的围墙,墙内成片土地种植的土豆把绿色的枝条伸到路边,淡紫色的小花随风摇曳,让人爽心悦目。

  “这些碎石块是村民建房子打基础剩下的建筑废料,曾经散落在村子的各个角落,不仅不美观,而且常常成为人们出行的‘绊脚石’,北京建筑大学的驻村规划师出了个好点子,动员我们村民把碎石块集中起来,垒成路边挡土墙,看起来舒服,还可以防止下雨天路边田地里的泥土往外流。”说起这些,村民谢启萍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

  土关村第一书记杨生洲介绍说,以前土关村垃圾杂物乱堆乱放现象比较严重,村民也对此习以为常,常年处于无人管无人问的状态。共同缔造工作开展以来,村两委牵头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就村庄展开“四清”工作事宜进行集中探讨,并成立了环境清理专项行动小组,开展集中清理整治。村两委发动群众,党员带头,先后出动460余人次,动用大中型机械、车辆,出工出力,对房前屋后的杂物和乱堆乱放、河道及村内的死角垃圾,进行了彻底清理,土关村变了个样。

  在清扫公共环境过程中,驻村工作组建议将整理残垣断壁后剩余的碎石块等废弃建筑石材砌成挡土墙,用树枝秸秆做成小篱笆,圈起一片一片空地,既处理了杂物,又就地取材节省了资金,还具有浓郁的乡土特色。

  走在土关村的房前屋后,时常能看见小篱笆围起的菜园,根据空地形状,小篱笆有方形、三角形等,篱笆里土地做了平整,变成了菜园,栽种有大头菜、洋芋、胡萝卜、大葱、甜菜等,丰富了村民菜篮子不说,还极大地美化了土关村的人居环境。

  记者看到,在一户村民家的大门旁墙上贴着“卫生评比先进户”牌匾,白底红字,还印着小红旗,十分醒目。童知全说,现在,村民们对自家的环境都十分在意,谁也不愿意落在后面。

  原来,土关村共同缔造工作开展后,建立了“小手拉大手”的共同评价机制,组织村里的几个中小学生,利用周末及节假日的时间,每月对村庄公共环境及每户房前屋后卫生进行两次评分。第一次评比结果出来后,村民李洪林家位列最后一名,被张榜公布,门口还被贴上了小黑旗,李洪林当然不甘落后,很快把家里家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在第二次评比中名列前茅,拿到了小红旗并且得到了奖励。

  

  小广场和滨渠路

  土关村老年人较多,专为他们修建的幸福院却没有户外活动场地,老年人意见比较大,村党支部多年来一直协调幸福院门前李永东家让出菜地,筹划给幸福院老人们建设一个小广场。李永东却不同意,他认为分给自己的菜地离家比较近,便于使用和管理,幸福院的事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不能以损害自己的利益为别人提供方便。虽然通过反复协调,但终究未果,不了了之。

  开展共同缔造示范村建设后,村两委指派村庄建设协调小组的党员杨芙菊和张祖云与李永东协商,动员他让出菜地。通过多次沟通讲解、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并让他参与由工作组组织的村庄美化方案讨论,李永东终于同意让出菜地。

  李永东说,看到大伙儿都为土关村出力,那么多村外的人都来帮我们建设新家园,我也该做点贡献了。何况,我以后也会老。

  为了村民出行方便,土关村要在村庄里修建一条滨渠路,大伙儿都觉得有必要,出工出力,热情很高。可拓宽道路要占用村民李永义家的房屋,这可不是小事。老宅子可是祖上传承下来的。李永义深明大义,同意将自己家的房屋墙角內迁,为拓宽道路让出距离,沿路村民也纷纷仿效,将自家围墙后退,为滨渠道路拓宽提供了1.5米的空间,李永义说,道路宽了,邻居们走路方便了,我自己也方便了,感觉心里亮堂了。

  丁奇表示,目前,土关村的共同缔造示范活动取得了初步成效,共谋、共建、共管、共评、共享的共同缔造机制深受村民欢迎,村民满意度增加,主动参与环境整治的热情大幅提高,有效解决了村庄建设中一些长期难以协调的事项,降低了环境整治成本,建立了运维长效机制。村容村貌有效提升,村庄建设进入村民自主运行局面,村庄发展内生动力和自我造血机制被有效激活。

(文章刊载于中国建设报10月17日07版)

 

 

编辑:李小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