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 / 建大故事

建大故事

【致敬改革开放·故事篇】回家的路

部门:党委宣传部 供稿:汪洋海容 审核:孙强 发布时间:2018-10-25
阅读次数: 【字号:

  编者按:自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我国的改革进程以来,党和国家的改革事业已经走过了40年的光辉岁月。从早期“摸着石头过河”,到如今自信昂扬地站在世界舞台中央,我们成功开辟出一条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彰显出可供世界各国借鉴的“中国智慧”。回首改革开放40年,高等教育继“211工程”“985工程”之后,全面迈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双一流”时代。回首改革开放40年,北京建筑大学先后成为国家首批学士学位授予高校,获批硕士学位授予单位,完成更名,进入省部共建高校行列,如今又获批博士学位授予单位…… 学校正是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进一步“提质、转型、升级”,向着“国内一流、国际知名、具有鲜明建筑特色的高水平、开放式、创新型大学”的发展目标砥砺前行。

  为此,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牵头开设“致敬改革开放”主题专栏,讲述北建大人的奋斗故事和奉献精神,感受北建大的历史沿革和事业发展。

  

回家的路

土木学院 余静

  

  儿时,我用脚步丈量回家的路;现在,我用小时计算回家的里程。

  儿时,我觉得回家的路太远;现在,我觉得父母离我很近。

  八十年代末,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乡,三面环山一面环水,想出去要么翻山,要么过河。我随父母住在单位上,乡里唯一的一所中学里。每个周末,几乎是全家的受难日,因为要凌晨四五点起床,翻山越岭回家干农活和看望奶奶。山很原始,虽然已经没了豺狼虎豹,但是不知名的蛇虫还是随处可见。我们只能穿着长裤长衣,尽量在狭窄的小路中间走动。上山,再下山,再上一座小山,再下山,就能看见家里的炊烟了。

  那个时候,总是哭,哭着不愿意回家,害怕把脚磨起泡,疼,害怕幽静的山里大鸟怪叫。父亲和我们说:“那是家,走再远,也要回的家。”

  后来,我终于从偏僻的乡村里考出来,到了县城读高中。那个时候我最高兴,因为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不用回到山里的家,不用从黎明走到太阳当空,也不用口渴吃了山里的果子,沾了一舌头的毛。我总算是半只脚踏进了城里,变成了半个城里人。

  从县城回到父母工作的单位,依旧很远。我每隔半个月,花6.5块钱坐着一天一趟的班车,颠簸摇晃近3个小时,回到父母身边,然后第二天下午再颠簸3个小时回到学校。两天的周末,几乎一个白天都耗在一条有时泥泞不堪,有时尘土飞扬,不足50公里的路上。有的时候弟弟会沿着灰尘四溅的土路,跟着车跑,送我一程。那个时候最大的渴望,就是回家的路能像城里一样,有一条干净平坦的柏油马路。

  高考时我报了一所很远的大学,在遥远的冰城,离我的家乡2500多公里。我和父亲坐火车用了14个小时从家乡到北京,再从北京转车16个小时到哈尔滨,那个时候没有直达,也没有动车,更别说高铁。父亲担心我一人在遥远的他乡,一路哭回家,半年内别人提起我都会红眼眶。我想家,但是真的害怕回家,害怕回到需要用双脚才能到达的家。

  沧桑巨变似乎就是发生在我上大学之后,回家的路一下子被缩短了很多。第一次,有了从哈尔滨开往南昌的列车,不用再从北京转车;第一次,有了从北京开往南昌的直达和高铁,从原来的16个小时变成了11个小时,再变成9个小时;最让我感到幸福的,是终于有了一条从县城通往我家的水泥路,那条路,像是一条飞腾的巨龙,跨过河流、沿着堤坝、盘过山丘、穿过田园,直直到了家门口。父亲买了第一辆小汽车,载着我们,老远就看见奶奶站在家门口盼望。

  家,不再是想回难回的远方。

  而今,我把自己的小家安在了北京。父母为了方便,在家乡市区火车站旁买了房子,父亲说:“你想回随时都可以回来,下了火车就到了家。我们想你了,上了火车睡一觉就到了你那。”泪如雨下。

  过去,回家的路很长,长到横跨半个中国。

  现在,回家的路很短,短到父母与我在彼此的心里。